楊洪生先生:東方宏洋國際教育副總裁

分享

雪樂山室內滑雪

中國加盟網  > 精品加盟高端訪談 >正文

  楊洪生:我們一直做教育,跟移動互聯網的結合是學前教育的第四次變革,這必然會帶來很大的機會。所以,誰能抓住這一點誰就能成為這個行業里先走一步的先行者。至于誰會成為真正的領導者這需要大家一起來討論,但是我們領先一步。
  
  第二,我們跟新華瑞德的平臺合作,打造幼教中國,對學前教育六歲前的小朋友,我們認為我們進行了一個非常好的平臺支持和政策支持,為這個事情,我們安排了很長時間,通過這幾個方面來實現,以后我們把這個平臺搭建成第一包括專家,包括家長、學員終身學習,終身教育的一個平臺,孩子不僅僅是在這個平臺現在學東西,得到啟發,得到潛能開發,后來即使上小學,上中學,上大學以后,這個平臺還是一直伴隨著他,終身教育,終身學習,搭建平臺的基礎是這么設想的。
  
  我們想通過跟移動互聯網公司新華瑞德的合作,把宣傳優勢和品牌體現的價值結合起來,形成我們的品牌發展戰略,我們品牌發展戰略雖然現在達不到跟資本合作或者以后獨立上市之路的條件,但我們現在一直在做這個工作,我們也想通過我們的努力在品牌發展和資本的結合上團結越來越多的機構。一些VC可以跟我們合作,今天到現場有很多的VC,他們看看這個平臺,看看未來的發展潛力。
  
  我們想通過跟移動互聯網公司新華瑞德的合作,把宣傳優勢和品牌體現的價值結合起來,形成我們的品牌發展戰略,我們品牌發展戰略雖然現在達不到跟資本合作或者以后獨立上市之路的條件,但我們現在一直在做這個工作,我們也想通過我們的努力在品牌發展和資本的結合上團結越來越多的機構。一些VC可以跟我們合作,今天到現場有很多的VC,他們看看這個平臺,看看未來的發展潛力。
  
  第二,我簡單分了三個合作方式,也是我們一個規模擴張的戰略。規模擴張第一個品牌方面的合作。我們現在有實體的校區,可以做成合作加盟的方式,我們對加盟要求比較高,直營式的管理,股權式的加盟,大家綁在一起,我們團結國內這么多的機構,不管是已經運作的還是沒有運作,馬上要設定運作的都可以跟我們合作,大家形成一個合力,一起運作這個事情,團結幼兒園、早教機構,以及這方面的從業機構和從業人員,支持我們品牌合作。
  
  第二方面,我們的業務合作,非常多了,我們教學的合作,上下游產品業務渠道的合作,移動互聯網最大的優勢,我認為最大的好處就是消除時間和空間的障礙,一種對人的約束。在這個條件下你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實現,學前教育本身就是一個很年輕化,很有活力的一個領域。我們也希望通過這種方式把上下游領域整合進來,比如學前的,吃穿住行玩學用全部拿進來以后,你想想這個產業是巨大的,中國現在大家都看好(民生)產業,都認為(民生)產業是未來最大的陽光產業,或者朝陽產業,但是大家都看到這個東西了,就跟咱們看到美國,美國真好,但是你過不去。我認為打造一個集合,以學前教育為主導,集合吃穿住行玩學用這企業個行業,上下游的產品拿進來。
  
  第三,廣告合作,還是定位成對我們的一個服務,廣告,每個人都渴望被推出去,每個機構也渴望被推出去。未來的發展方向我們是這么設想的,在今年或者接下來的三年,整個國內的機構,我們建了三百多個實體校區,全國性的。移動互聯網下一次肯定比這次好,以后越來越好,好到什么程度,我都無法預測,但肯定是好極了。
  
  記者:可以暢想一下。
  
  楊洪生:我覺得上市吧。
  
  記者:我想問一下兩位專家,一般來說對于父母來說,早教應該從幾歲開始?
  
  楊洪生:早教里有一個名言,孩子生下來第二天就開始教育,那你已經晚了兩天。
  
  記者:具體沒有特別確定的時間?
  
  楊洪生:國內教育,為什么說國內以前沒有早教,這句話很得罪人,但是早教做的真的很不好,大家似是而非,行不行自己沒有驗證,只是大腦琢磨一下覺得行,在美國行在中國就行,但是真的不是這樣。比如在美國,孕婦生完孩子馬上可以吃酸的,甜的,辣的,涼的,水果照吃,中國婦女誰敢吃?人的生理和心理有區別。所以,我認為很多思路還是這樣的。國內普遍認為三歲前,我們一般叫親子教育,一般從六個月開始,我認為這個階段大家也比較容易接受,但不是最佳時間。我舉個例子,剛生下來的孩子他兩個手只要抓在一個單杠上你松開他能抓七分鐘,你能想象到嗎?所以,孩子的潛能真的是無窮的。國內第一限于經濟條件,第二,大腦的意識,第三,你整個的教育設施齊備不齊備。六歲前的小朋友去一個早教機構,早教機構都不敢接,因為他提供不了這個服務。國內的學前教育缺了一個點,六個月的小朋友可以開始接受這種學前教育。
  
  記者:新開發的軟件平臺主要是提供給家長使用還是孩子使用?
  
  楊勇:所謂的學前教育,學前教育的市場雖然是學前的兒童,但真正的使用者應該是家長,首先,孩子手機都不讓用他怎么能接觸到?即使有手機他也沒有操作的可能性,所以,首先肯定是家長,家長在手機上如何使用?隨時隨地,比如現在你的小孩送他去幼兒園的路上,出去玩的過程中,草坪上,花園里,隨時可以通過這個客戶端登錄我們這個平臺,拿到他現在關心的或者東方宏洋這些機構提供的關于兒童早教方面的經驗、資訊,不一定是書,大部頭的書一定是不適合的,移動互聯網是碎片化的時間、碎片化的商品,碎片化的內容,這些內容反而對小孩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赡芊浅:唵尉褪且粋€字怎么寫,可能就是幾頁紙或者一段小的視頻小孩馬上就記住了,這是移動互聯網需要隨時隨地接入這個平臺,變成一個產品,變成一個交易的過程,變成一個服務的過程,這才是將來整個移動互聯網在幼教里最重要的。
  
  記者:我想問一下,新華瑞德在行業應用領域的發展目標,它對這個行業的發展有什么影響?
  
  楊勇:新華瑞德從2010年年底開始注冊,2010年完整的第一個財年的運作,第一年主要是平臺架構,關鍵技術研發,關鍵的資質,業內監管部門資質的獲取。所以,第一年基本上完成了整個商業模式的搭建。我們提的目標是全球領先的文化產業的交易平臺,基于這個平臺的目的,我們是基于扁平化來構建垂直行業應用,這個可能比較專業,我解釋一下,扁平化什么意思?我們會有大量的數字內容的機構或者個人會成為我們的內容生產者,比如報社、期刊的雜志,包括有聲讀物的這些機構,甚至一些老師、記者、醫生、個人,其實都是我們構建這個平臺基礎的扁平化的生產者。同時消費者是所有的這些老百姓。他可以在這個平臺上找到自己關心的,喜歡的數字內容產品,然后完成交易,這是我們扁平化的過程,扁平化的過程中我們沒有對它進行分類,只要經過審核,符合國家法律法規的安全的我們都會讓它進行自運營的交易。但是我們認為我們代表著整個中國政府在移動互聯網方面的探索,我們去相關政府匯報工作的時候,領導總是強調希望打造中國云,現在云計算很火,我們肯定代表的是什么呢?一定是代表著民生。
  
  所以,這一點也希望大家能理解一下,新華瑞德基于扁平化一定會構建垂直行業的民生應用能夠落地。所謂民生在國際來講,其實就是一個教育、健康,跟我們相關的這兩塊可能是最實際的。所以,整個監管部門的領導也希望我們探索出在整個民生行業的移動互聯網的應用,而不是說移動互聯網只是作為一個娛樂平臺,看看書、看看報紙或者看看雜志,聽聽音樂,我們希望移動互聯網在行業的民生應用中起到關鍵作用。所以,我們選擇的垂直行業里,基于教育是我們第一個,第二個,我們現在跟衛生部在合作關于健康的,模式其實比較像,衛生部會有名醫堂,中國的老中醫的資料,包括他的很多經驗根本沒辦法傳承下來。所以,我們希望這個平臺通過數據庫的方式,包括他們的一些偏方,一些經驗存在數據庫里,這是行業應用里探討的一個最大方向。我們也很高興開這次研討會,再教育行業如果能探討出一個垂直的行業應用也是非常好的事情,也是利國利民。我的回答就這樣。
  
  記者:我是當代家庭教育報的記者,我的第一個問題,我們現場拿到的材料和視頻上的材料顯示“隨學天下·早教中國”和“中國幼教”,這兩個是一個平臺?
  
  楊洪生:是一個平臺。我們名稱當時想起一個比較響亮一點兒的名字,為什么說中國無早教?最典型的一個特點就是六歲之前的教育叫什么名現在不統一,現在國家給了一個綱要叫學前教育,但是也沒有說必須要學前教育,現在大家談的很多的都是早教機構、幼教機構,國家專門有個早期教育,國家刊物,還有幼兒教育都有,因為幼兒教育和早期教育簡稱幼教和早教,這個名稱比較亂,現在又出了一些名稱,叫入園教育,還有親子教育,每一個人都根據自己的理解去劃分。
  
  還有當代家庭報的家庭教育,中國家庭教育網不是北京人干的,也不是國家干的,是遼寧省婦聯干的。我記不清了。我們當時也很糾結,因為我們想把這個平臺做成一個公益性具有公信力的平臺,任何的機構他認為是一個公平的對待,國有、民營都是一樣的對待,公立、私立都是一樣的對待,東方宏洋的機構跟其他機構一樣,大家一起往前跑。我們當時想力求把這個平臺展示的更好一些。所以,我們在這個平臺上當時叫“早教中國”,后來覺得不太合適,很糾結,“幼教中國隨學天下”是新華瑞德推出來的,教育部學會做的一個平臺,主要是推廣教育,在移動互聯網下推廣教育,我們是一個平臺叫學前教育。所以,這是一回事兒,平臺是一樣的。
  
  記者:我的第二個問題是問新華瑞德作為“隨學天下”平臺的運營商,內部采取什么質量控制系統使所有合作的內容的生產商提供的內容都是高質量的?
  
  楊勇:我們模式扁平化這塊,國家新聞出版書頒發的互聯網信息出版、互聯網信息發行,互聯網信息復制,這三個證是進行前期的調研,包括對你技術平臺技術節點的測試,對關鍵技術專利的測試和確認才能頒發這三個證,可以理解為你要開一個銀行必須得到國家頒發的銀行的許可證,我們快速的從國家拿到這三個全業務的證書。證書的取得代表國家對我們現在平臺的質量體系,包括版權保護、移動支付,包括數據庫管理已經達到了目前政府的要求,我們都拿到了資質。
  
  第二,我們如何對內容生產者把好質量關,我們平臺OK了,我們有一個巨大的審核機制,新聞出版署版權保護進行比對,每一本書每一個內容上來我們都會跟數據庫進行比對,一旦發現版權有問題,這本書就不能上架。所有的版權保護我們必須審核,這是第一個。第二個,所有的老師、記者、醫生他們作為自有內容的生產者,他們可能存在書號,不存在版權的編碼,但是存在知識版權保護的問題,我們首先對所有的碎片化的內容從技術上提供版權保護的保障。第二,我們有一個專門的審核隊伍,24小時,任何一個上來的內容,我們都會進行全部的審核,不是抽檢,是全部審核,審核里面有沒有不符合國家法律法規的,有沒有牽扯到最近敏感詞的,有沒有牽扯到與我們所屬板塊教育不相關的言論內容都剔除掉,而且我們在管理辦法上也會對所有的合作機構進行要求,一旦發現版權有問題,言論有問題,我們會會師對品牌進行關閉。關閉完了以后先整頓,首先我們要求這個月的結算我們就停下來,比如你交易量很多了,對不起先停下來。所以,我們為了保障公信的平臺,公平公開公正客觀,所以,我們從技術角度,管理角度,包括最后商務的角度都會對這個商業模式進行管控,這個請大家放心。
  
  記者:第三個問題問東方宏洋的楊總,目前早期教育的品牌在國內市場上非常非常多,大家的理念也五花八門,目前我們知道國家對早期教育這方面只有教學大綱,也沒有詳細的內容規定,早期教育的品牌都是根據自己的特點推出不同的早期教育的口號,東方宏洋在前期設計尤其是動漫教育這塊比較有特長,目前東方宏洋正在設計早期教育的幼兒園教育到親子教育,東方宏洋如何保證在涉足這些領域里能夠既讓東方宏洋在幼教品牌里成功的經驗,如何在現在的幼教和親子教育里成功的孕育,并且保證質量,使家長獲得的服務是優質的,又如何保證在公益和引領之間來平衡關系,以保證教育的質量和加盟商加盟之后的利益。
  
  楊洪生:這個問題問的比較多,四個問題,我一一道來。第一個,我認為我們現在所做的工作,跟在移動互聯網平臺下所做的工作是一致的,因為學前教育我的觀點是這樣,學前教育發展到今天,發展了三個階段,剛才提到的國內學前教育品牌非常多,多如牛毛,第一個特點就是多,幼兒園60多萬所,早教中心40多萬所,加起來上百萬,中國兒童學齡前的兒童一個億,100萬的早教中心加幼兒園,一個幼兒園一個早教中心一百個孩子,據我的了解,很多小朋友都是重合的,我白天在幼兒園上,晚上在早教中心,所以,這么一劃分下來,根據國家統計局的一些資料,國內幼兒園和早教中心,我指的是注冊的或者早教中心有合法的辦學許可證的,幼兒園有幼兒園經營許可證的,合法的機構在國內是54%,46%的孩子去哪里了?第一,去了黑園,我認為學前教育現在是一個剛性需求。我的孩子6個月之前不著急,可能一年也不著急,再放放第二年不著急,第三年得著急了吧,上幼兒園得找個幼兒園去上,不能讓孩子天天在家鬧,自己心里也不踏實。再一個是中國的家長的剛性需求,怎么解決,這是一個很難的問題,不是批評中國學前教育的發展,但實際情況就是這樣的。
  
  楊洪生:第一,我認為我們現在所從事的工作跟移動學前教育這塊是一樣的,學前教育發展到今天是體現形式,畢竟是兩個行業,我們操作線下和線上會分散精力,東方宏洋本身在國內發展已經很久了,我們的動漫課程,第一星光動漫的轉化,第二,我們創造的是完全在游戲中,學習過程的情景化和卡通化,這種過程中孩子自己動手,養成一個主動學習的習慣。所以,老師只是一個輔助的地位,只是指導孩子去做就行。孩子在這個過程中培養出對學習的興趣,我們是這么一個方式。
  
  第二個提到我們如何兼顧公益和盈利,公益是很多教育機構想做,但是真正做公益的,大家都是寄托在以公益的方式能夠有一定的利益回報,否則純做公益企業做不住的。所以,一般的話,我們這一塊兒目前來說,我們也跟著一些機構,比如跟一些福利院,跟一些特殊教育,這種機構也長期做了一些合作,然后讓小朋友相互之間認識一下,我們認為這對培養孩子的愛心,培養孩子處理這種事情的能力是有用的。公益我認為不體現在形式上,而體現在你的內心,你只要有這個想法,什么是公益?你把孩子教育好那也是公益,孩子是中國的未來,我覺得是這樣,不拘泥于形式。動輒捐款,捐錢,我很敬佩這種方式,但是真正要起大作用,我認為可以多種方式來做。時間關系,我就簡單這么一說,有些問題再繼續溝通。
  
  記者:剛才楊總提到星光作為一個知名的娛樂品牌,它在動漫上知名度很高,現在要轉型為一個早教品牌?
  
  楊洪生:我糾正一下不是轉型,而是把這個形象拿出來做,做成一個業態來。
  
  記者:一個娛樂品牌的核心和目標肯定跟教育有不同,咱們銜接這塊是怎么把握的?
  
  楊洪生:對,它的訴求是不一樣的。因為孩子的教育,教育部規定的五大領域教育,一開始五大領域學前教育就是走偏門,為什么剛才開會的時候郝主任提出學前教育不能搞成小學的提前化,不能搞成這樣。所以,很多時候我認為對孩子的教育應該包括幾個方面,第一個方面,應該是一種能力的培養。第二應該是一種良好習慣的塑造。第三方面是性格的養成。第四方面,我認為最不重要的方面是知識的儲備。四個方面,如果達到這四個方面,我認為教育才能算的上合格。前面三個如果實現了,后面一個反而成為次要的環節,為什么現在很多國內教育本末倒置,不去做呢?就是因為國內片面追求學習的效果。幼兒園入小學都要考試,這還有天理嗎?沒辦法,你不會就是不會,是不是?就跟那天北京一個著名小學的考試,1234567890分四類,讓你找規律,最后的標準是什么呢?是根據發音,一聲二聲三聲四聲,1歸一聲,2歸到四聲,誰能回答?成人都答不出來。所以,有些時候我覺得比如動漫教育,怎么跟教育結合,如果這個動漫教育跟孩子品德的養成,四個教育方面,性格方面,還有習慣的養成方面如果沖突的話這不是一個好的動漫,是一個惡的動漫?,F在法國有個評價說誰看完《喜洋洋灰太郎》,孩子腦子會產生混亂,兩分鐘才能調整過來,是一個惡動漫。但是星光的動漫我看了很多,主要是一種探究,一種勇敢,一種挑戰,把那個背景嫁接在一個星球里,通過這種方式創造一個向上的精神。所以,孩子通過這一點,跟學前教育的訴求是不謀而合的,這是一個天然的結合。
  
  第二,背景做教育肯定還是要看他的可行性。既然全國有這么多的動漫粉絲,為什么不把它轉化成我們學習的學員呢?很容易的,你看了動漫片就接受它的概念,我們課件按照這些思路開發,孩子就自然認為看游戲就是學習,學習就是看游戲,在動手過程中去學習。所以,早教核心就是三個字玩中學,誰能解決這三個字就就能成為引導。
  
  記者:我的第二個問題是關于咱們的研發隊伍,您在講座中也提到品牌的洋化,還有中國的本土品牌緊隨其后,目前國外的品牌他們的一些理念,還有很多東西,它背后都有很強大的研發的基礎或者通過很多年很多人很直接的成熟的東西,星光早教的研發您覺得它的優勢或者研發隊伍的構建大概是一個什么樣的狀況,能不能代表中國本土品牌一個新的亮點?
  
  曾慶文:我剛才說了機構還小,不敢說代表,我們也沒有這種想法,至少現在沒有,明年有沒有是明年的事情,研發有的是先發優勢,有的是后發優勢,學前教育在國內沒幾年,但是國外發展很久了,從1850年羅馬的時候開始,就開始推出《猛士》,以猛士為分支,慢慢把學前教育發展起來了,但是真正的學前教育我認為還是在中國,啟蒙教育啟蒙了上千年了,你說有沒有用?誰能說中國以前的人不是人才?清朝、宋朝多少軍事家、發明家,中國的四大發明不都是人才嗎?是不是?畢升的活字印刷術也不是誰都能做出來的。所以,這些都是跟中國的啟蒙教育連在一起的,如果畢升連字都不識的話能發明這個活字印刷術嗎?不可能的。所以,學前教育中國做的比較好。過分洋化是目前家長的一個心態,因為相信國外比較先進,被西方人打怕了,如果在唐朝的時候,誰敢去學日本?所以,發展到現在這個階段,現在有這么一些東西,認為國外做的好,為什么做的好?人家做的時間長,這個咱們都不去評價別人。對于我們來講,我們認為后發優勢是這樣,站在巨人的肩膀才能看的遠,先發展先走一步不見得走的快,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看合適不合適,因為我們永遠是中國人,現在國外的很多品牌,很多的機構為什么到中國水土不服,第一年經營的很好,第二年就完了。所以,就是這么一個問題,越原汁原味的過來越出現這樣的問題,所以,大家看到很多成熟的私立學?;蛘咧行W一起的,幼兒園一體的往往收的第一是外國人,在這里接受教育。第二是長期移民的這種人,真正的中國人,跟中國人斗我認為還得學中國人,是吧?我認為中國人還是相當聰明的,中國人只要有這個基礎,絕對沒人比的過中國人,教小孩也是這樣。所以,研發這個現在我們有自己的研發中心,我們的專家關心下一代委員會以他們的專家為主體,我們有自己的專家,有一些特聘專家,以他們為主體進行研發,目前我們的研發團隊人不多,十幾個專家老師主要做課件研發,后期主要是完善,增補修定。也可以這么說,國內的機構,早教的現在國內哪個機構有研發?外國的直接拿過來就用,國內主要的本土品牌為了生存而奔波,有自己的課程就不錯了。因為在一個早教機構里最重要的是教學,而不是教材。研發部是一個教材研發,研發出教材顯然容易,但是如何把這個教法貫徹下去,這是關鍵的。你現在真懂得早教去研發,不懂早教怎么研發?只要吻合國家規定的教學方式這種研發,能夠促進孩子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這種教學永遠是有好處的。
  
  記者:楊總給我的啟發,不管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還是傳統古代的啟蒙教育的見解,咱們現在新華瑞德在做的以文化為中心搭建的平臺會把古人一些優秀的啟蒙會不會通過一些早教機構在整個利益過程中會有一些好的出來,這樣才符合本土品牌的優勢?
  
  楊洪生:這肯定是會的,國學發展到現在,學前教育有個非常重要的學科叫國學,國學現在大家在傳統角度,誦讀,搖頭晃腦跟著念,跟著背,實際上這不叫國學,這是形式主義,真正的國學是中國的傳統智慧,博大精深。當時趙普半部《論語》治天下,你想想,漢朝蕭規曹隨,我根本不需要創新,用現成的東西就做的很好,一部儒家,現在傳到東南亞,一個《孫子兵法》,日本人現在沒搞清楚,中國的東西很博大精深。

本文系作者授權中國加盟網發表。如需轉載請聯系微信公眾號中國加盟網(tcsdjmw)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0條評論

回復

120/120

登錄

未注冊過的用戶將直接為您創建會員賬戶

登錄

未注冊過的用戶將直接為您創建會員賬戶

登錄

未注冊過的用戶將直接為您創建會員賬戶

登錄

未注冊過的用戶將直接為您創建會員賬戶

舉報

×

請先驗證圖形驗證碼

×

請先驗證圖形驗證碼

中國加盟展

舉報

舉報

辽宁35选7开奖号码